• <dd id="etutj"></dd>
    <em id="etutj"><acronym id="etutj"><u id="etutj"></u></acronym></em><button id="etutj"><acronym id="etutj"></acronym></button>
    <button id="etutj"></button>

    1. 一场电子书的未来之战正在图书馆打响         为了免费电子书和在线电影,人们涌入了公共图书馆。但在数字媒体时代,我们很难真正拥有和借阅电子书。

              如果你最近一段时间没有去当地的公共图书馆,那你可能不知道读者已经不需要去借阅图书或租看电影了。         现在,美国成千上万间公共图书馆允许会员读者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电子阅读器上下载电子书,同时出借电子有声读物,任何人都可以在上下班途中收听,还提供可在电脑、手机或智能电视上观看的在线电影。和公共图书馆的其它资料一样,这些内容通常对任何持有图书证的人免费开放。         但无论是图书馆还是个人爱好者,都不可能像拥有印刷书籍或DVD或VHS电影那样真正拥有数字材料。当出版商和发行商关闭服务器时,电子书、音乐和电子游戏的粉丝收藏的作品就无法播放了。         至于图书馆的电子书,其授权协议主要取决于出版商,它规定了图书馆借阅资料的时间和方式,其中一些协议迫使预算有限的公共图书馆在向公众提供的资源上做出艰难的选择。图书馆和出版商都在努力适应不断变化的媒体市场,与此同时,用户们会发现,曾经优秀免费的阅读和视听资源如今受到了协议和行业政策的影响,而这一切都在他们的控制之外。         从很多方面来看,近年来电子书的总体销量已经趋于平稳,但图书馆的电子书使用量仍在上升。         Rakuten OverDrive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图书馆电子书供应平台,该公司的报告称,2018年,其全球图书馆顾客共借阅了2.74亿本电子书,较上年增长22%,其中包括通过他们的热门应用Libby借出的电子书。该公司的数据显示,通过OverDrive借出的数字有声读物数量也增长了28%,达到1.07亿本。
              在视频方面,流媒体服务公司Kanopy为图书馆用户提供一个包含大量独立电影和外国电影的目录,近年来它已经扩展到新的图书馆,赢得了越来越多用户的支持。该公司表示,今年通过其平台进行在线播放的单独影片数量达到了1.4万部,总浏览量自2018年以来增长了47%。该公司CEO奥利维娅?汉弗莱(Olivia Humphrey)透露,Kanopy往往能说服读者办理借书证,因为必须持有借书证才能使用这项服务,它甚至还吸引了一部分家里网速太慢或者根本没装宽带的读者。         他们实际上是去公共图书馆看Kanopy的?!彼档?。         数字媒体迷面临新挑战         但是,当越来越多人前往图书馆借阅电子书和租看电影时,这些服务对出版商来说或许不再可行,而图书馆也已经负担不起。今年夏天,出版业巨头麦克米伦(Macmillan)宣布,从11月1日起,在每本书出版的前八周内,图书馆系统将只能购买一本电子版。这一限制适用于小城镇、单一地点的图书馆以及庞大的多分支城市图书馆系统。这意味着在这段时间里,只有较大管辖区内的一小部分读者能够借阅该电子书。一般情况下,图书馆可能会购入一本预期畅销书的数百份电子版。         麦克米伦的这一举动招致各大图书馆和美国图书馆协会的批评。后者发起了一项在线请愿活动,敦促麦克米伦撤回这项计划。目前为止,该协会已经征集了89,000份签名,但麦克米伦尚未宣布更改该计划。该公司发言人拒绝置评。         这一变化可能导致畅销书的等待时间大幅增加。目前,图书管理员称,他们通?;峋×抗郝蜃愎欢嗟牡缱影?,保证一本书的持有次数在可控范围内。例如,纳什维尔公共图书馆的公共信息代表埃德·布朗(Ed Brown)说,他的图书馆试图保持至少六比一的持有率。等待时间可减少到最多三个半月,但麦克米伦的新计划一出,这种做法在新书发布的头几个月就不可能实行了。他说:“如果一本电子书只能购买一份,我们担心顾客可能要等上一年才能借到热门电子书?!?         OverDrive的创始人兼CEO史蒂夫?波塔什(Steve Potash)表示,图书馆将面临一个难题,即读者可能会认为,自己借不到畅销书都是他们的错?!岸琳呖赡芑峋醯谜馔际楣菟坪跸⒉涣橥?,或者不了解情况?!彼档?。对部分图书馆而言,流媒体视频的成本也是个问题。视频每播放一次,Kanopy就向公共图书馆收取2美元的费用,其中一半归版权所有人。今年6月,纽约市三大图书馆系统宣布将停止向顾客提供Kanopy服务。在当时的一份声明中,纽约公共图书馆临时首席分馆主任卡里尔·马特(Caryl Matute)表示:“我们认为,Kanopy的成本过高,本馆无法继续承担,我们应该更好地利用我们的资源,购买需求更高的作品,比如纸质书籍和电子书?!盞anopy的CEO汉弗莱表示,该公司已经提供了详细的数据表,跟踪和估计使用情况,并允许图书馆选择每名持卡人每月可观看多少部电影。她说,Kanopy仍在与纽约多家图书馆沟通,了解如何最好地满足其需求。纽约公共图书馆拒绝置评。         拥有数字媒体的复杂性         为什么会这样?图书馆用户往往不知道,不同类型的数字材料的商业模式仍在发展当中,而且往往与图书馆分发印刷书籍或DVD的方式大相径庭。以往,图书馆通过分销商购买材料,其价格往往低于个人读者在当地书店购买的价格。美国法律规定,图书馆(以及购买书籍的个人)通常有权出借自己的实体书,出借频率和时间由自己定,不需要向作者或出版商支付额外费用。
              但电子书的情况就不同了:出版商规定了电子书的借阅条款。俄亥俄州哥伦布大都会图书馆CEO帕特里克·罗辛斯基(Patrick Losinski)说,有些电子书,比如亚马逊Kindle独家售卖的电子书,图书馆出任何价钱都买不到。         OverDrive的CEO波塔什解释说,许多大型出版商提供的电子书都附带许可协议,要求在借出一定次数(比如借出26次)或过了一定时间后,图书馆必须重新购买该电子书。对于图书馆来说,电子书的借阅因此变得更加复杂,它们不能一直把电子书摆在书架上,直到用完为止。在保留经典热门印刷版藏书、购买纸质版和电子版新书的同时,图书馆必须决定在什么时候重新购买旧电子书才是值得的。         圣安东尼奥公共图书馆的图书馆服务管理员罗恩·萨谢科(Ron Suszek)说:“我们并没有发现大家使用纸质书的数量有在减少,很难证明重新购买数字版的合理性?!辈ㄋ踩衔?,如果图书馆担心新书只被借阅几次就到期,然后从数字书架上消失,那他们或许也不太愿意冒险购入新锐作家的书?!罢饨哉庑┳骷业钠毓獠跣в??!彼档???刂瓢嫒ǚǖ墓峄蛐砜梢哉攵缘缱邮榈慕柙闹贫持职嫠爸贫缺曜?。在某些国家,当图书馆借出实体书时,作者(有时包括出版商)可获得政府补助,具体细则因国家而异。但美国从未通过类似法律,也不确定有多少人期待短期内能发生这样的改变。         长期以来,图书馆一直是宝贵的社区资源,任何人都可以免费获取书籍和其它媒体资源。然而,随着内容走向线上,从基于实体所有权的模式转向受许可协议细则约束的模式,图书馆能向公众提供的内容可能会越来越有限。

      手机牛牛现金棋牌